《英雄联盟》“被手游”背后,是移动电竞的成长期“烦恼”

  • 时间:
  • 浏览:98
  • 来源:创业指导

距离LOL粉丝重返符文之地,终于进入一年的倒计时了。

听到《英雄联盟》即将推出系列手游的消息后,我们的心情和大家一样,小小的脑袋充满了“有生之年”的感叹,也无法自控地蹦出了大大的问号:端游大作“被手游”后十之八九都是自砸招牌,《英雄联盟》会例外吗?正面撞上《王者荣耀》,腾讯的两大MOBA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这些都需要时间来最终给我们答案。不过在种种不确定中,可以确定的是,等待着一声惊雷过后普降甘霖的,绝不只有腾讯。

王座预备役成团,MOBA手游群雄博弈

拳头游戏要么岿然不动,一动就是“豪华套餐”。在十周年庆典上,《英雄联盟》玩家终于听到了手游项目的确切消息,而且还是一口气七款游戏的超级阵容。虽然集齐七款手游并不能召唤神龙,但想要召唤回情怀玩家,用幻肢想都知道不成问题。

《英雄联盟》的号召力,从《云顶之弈》上线即走红的热度就可见一斑。虽然只是《英雄联盟》中的一个回合制策略游戏模式,但上线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云顶之弈》的月活用户就突破了3300万,吸引了不少LOL老玩家回归。如今正主亲自下场营业,就算考虑到部分老玩家有家有口只能作为观光团“到此一游”,也不妨碍业界对手游热度抱有极为积极的预期。

而从发布会上的手游矩阵来看,很显然拳头希望继续发力丰富英雄联盟这个经典IP。除了核心的《英雄联盟》手游,还推出了卡牌回合制游戏《Legends of Runeterra》,《云顶之弈》手游版《Team Fight Tactic Mobile》,模拟经营类游戏《英雄联盟电竞经理》则满足了玩家们“你行你上”的吐槽和YY,将电竞业务进一步向移动端延伸渗透,此外还有一款代号为“L计划”的《英雄联盟》IP格斗游戏。

同时,代号“A计划”的战术射击类游戏,也显现出拳头游戏不再抱着英雄联盟一个IP“啃老”的试探。

不过,从现有信息来看,拳头对操作体验的坚持(最大程度地还原了端游内容与操作),加上《英雄联盟》全球影响力、LPL赛事等一系列前提条件,真的不会对同是MOBA游戏的《王者荣耀》形成冲击吗?答案似乎呼之欲出。这也让人不由地将目光聚焦到腾讯的矛盾选择之上。

腾讯电竞的“黄金五年”,是时候来一场接力跑

不过有意思的是,有内部人士透露,腾讯想打造《英雄联盟》手游已经多年,而拳头公司一直不愿意松口。对于今年的姗姗来迟,制作人Michael自己都承认——有点晚。

不过正如其所说,“迟到总比缺席好”。不仅粉丝们如是想,腾讯更是盼这个生力军很久了。

尽管拥有了《王者荣耀》这样红极一时的MOBA手游,数以亿计的玩家使其在游戏收入以及电竞赛事等衍生产业链上都有不小的斩获。但客观来说,《王者荣耀》无论是游戏还是职业联赛,其全球化道路都不能称之为顺遂,并且已经来到了生命周期的后半程,在线人数持续下滑。

除了在游戏业务上需要新的爆款接棒,距离2017年腾讯提出“电竞黄金五年”也已经过去大半了。

较低的竞技门槛、对年轻群体的虹吸效应、社会化传播的天然优势,让移动电竞赛事成为大众消费品牌厂商眼里不容错过的流量高地。火得一塌糊涂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自不必提了,2016年一启动就创下了3.5亿观赛人次的收视纪录。2019年日本举办的《荒野行动》ChampionShip也吸引了9万个队伍参赛,决赛当天直播播放量超过724万人次。在最近的调查数据中,移动电竞甚至以53.74%的市场占有率压过了PC电竞,这块丰美的水土正吸引着各方资本放马入场角逐。

而与移动电竞爆炸式增长的吸金能力相比,内容池却成为横亘在产业面前一道难解的必答题。

手机的操作特点决定了移动电竞本身就存在诸多硬伤,比如不能按照策略优先进行战斗,观赏性自然大打折扣,同时良莠不齐的手游扎堆打造职业联赛,缺乏真正有影响力和深度操作游戏的支撑,许多赛事不可能在用户粘度和商业盈利上达到预期,这些都导致手游职业联赛发展数年依然处于电竞赛事鄙视链的下游。最典型的,是许多游戏用户一边沉迷玩手机A了端游,一边身体很诚实地疯抢着LPL的高价票。

在这种背景下,依靠《英雄联盟》接棒并持续刺激市场,看起来确实是最佳选择。

而从发布会透露出的细节来看,《英雄联盟》手游在移动端虽然必须进行操作便捷的简化,将单局时间在15-18分钟内,也尽量保留了端游的策略深度和战术多样、意识操作等体验,一些端游中的经典炫技操作也被复现在了手机端。不难预料,手游打开局面之后,电竞职业联赛也会很快被安排上。

移动电竞,想说爱你不容易

《英雄联盟》手游的吸金能力几乎是板上钉钉,但建立在移动生态上的LPL,还能续写辉煌吗?积极的尝试不可或缺。

做移动电竞到底有多难?不妨从“扛把子”腾讯的经历大致说开去。

《王者荣耀》KPL赛事的成功,无疑是对“贴膜游戏也配称电竞”这一质疑的范本式回应。其火爆得益于三个方面的必要不充分条件:一是MOBA游戏的竞技产品逻辑,策略性、可看性更高;二是腾讯的持续投入、密集运作。无论是渠道分发资源,解说主播、电竞馆等土壤,奖金池的资金投入,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王者荣耀》KPL得天独厚;三是赞助商业生态的滋养,让《王者荣耀》赛事竞技的相关参与者都能从中获得一定的商业回报。

换句话说,KPL的成功更像是极尽资源打造的产业“吉祥物”。尽管移动电竞的商业逻辑已经讲通了,通过较低的门槛吸引更大体量、更广年龄层群体的关注,进而将流量转化为异业合作商机,但在实际操作中,却时时碰壁。

更为真实的移动电竞江湖,是受手游短暂的生命周期影响,传统端游成熟的赛事运营经验并不能直接转换到移动电竞上,往往是游戏厂商“自产自销”、各自为政,野鸡比赛昙花一现是常有的事。

是缺乏标准化的比赛规则、惩处机制、商业模式,加上专业人才匮乏,导致选手偷梗、过度营销等负面事件频发,进一步加深了大众对“贴膜游戏竞技”的偏见。

是观众黏度和转化始终没有太大的竞争力,移动电竞职业选手和职业赛事的衍生周边买单者寥寥,赛事想要持续依然要靠游戏自身收入输血。至于电竞馆、分发渠道……没钱还要什么自行车。

《英雄联盟》手游的出现,无疑将成为另一个移动电竞领域的“强心剂”。

但在期待手游版LPL的同时,或许更重要的,是从中探寻出行业究竟如何发展的路线图。

比如借助LPL成熟的产业体系与机制,为移动电竞奠定规范化标准。IG夺冠改变了了大众对电竞根深蒂固的观念,而LPL完善的比赛规则,游戏厂商、举办方、赞助商、媒体等多方联动的成熟产业链,能否为移动电竞赛事建立一整套标准体系,值得期待。

再比如,移动竞技火热的核心原因是对长尾用户人口红利的激活。在5G、VR、云等新技术背景下有哪些新的可能性来改变手游玩家的游戏体验,摆脱端游替代者的身份,这需要游戏厂商、发行方、举办方等在技术上有一定的战略储备和运营经验,又是一场真实世界的重资本游戏。腾讯的“5G电竞实验室”,线下的VR网吧,这一系列正在推进重中的项目都能够与LPL产生怎样的火花,或许是移动电竞爆发的真实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