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中产的收入,却没有中产良好的感觉和心态?

  • 时间:
  • 浏览:105
  • 来源:创业指导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qspyq2015),作者水姐,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引子

有个朋友,新上海人,高学历,在知识型企业工作,收入也不低,但感慨,为什么心里感受不到自己是个中产啊。

笔者一想,是啊,我也感觉不到。我是从来不把自己归类,人人平等,我就是我自己啊,干嘛故意把自己投入一个框框?或者说,社会上某些指标和特征相似的类型是客观存在的,但主观上,我们非得接受某个标准,而越来越让自己按照某种仪式、规律、规定动作行事吗?

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生于消费:中产是在消费的土壤里生长的概念

“中产”是个舶来词。1951年美国对它才有了个学术上的研究和定义,诞生不过半个多世纪。这个概念进入中国的时间其实不长,进入21世纪才慢慢有国人接受,并一度成为“小资”的替代词。

随着新媒体和自媒体的兴起,他们需要明确的目标对象定位,以及为这些人创造概念、思潮、产品和生活方式,最终,“中产”在消费社会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落地概念。

在中产的收入这一指标上,不同的机构有不同的标准。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为了指向特定人群,为消费者画像,以便为商业模型服务。也就是说,很多人是“被中产”的,是被灌输的概念——我是中产,我就应该住什么样的社区、开什么样的车、给孩子上什么样的学校、用什么样的护肤品、拥有什么样的兴趣圈层、接收什么样的资讯、参与怎样的知识付费……

有房有车有闲有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社群,有独特的娱乐方式,有钟爱的时尚品牌……满满的消费社会的痕迹,全都要靠金钱来支撑。

也可以这么说,不热爱消费,或者不怎么消费的人,自然不会有中产的感觉。为什么要被物品定义自己?就不能活出点自己的鲜明个性还有点超然物外的气质吗?

职业原因,我朋友圈的很多朋友是做咨询或者做媒体的。有各种各样的大V,面向的受众都是以中产、新中产为主。每年,他们发布中产相关研究报告。做咨询的也是如此,他们要把一个群体的特征研究得特别透彻,平均年龄、职位、行业、学历、家庭年收入、婚姻和子女、衣食住行、休闲娱乐、理财投资、幸福感等等。

中国改革开放至今,经过40年左右的时间,终于在消费阶层中出现了新人群。那群人被这些善于总结,提炼概念的人,贴上不同的标签,总结出不同的规律,他们一起喊出了这个世纪的特定的口号:消费,我要消费,消费故我在。我要消费好东西,我要拥有美好生活。

商业消费最终改变的是人对世界的看法,对自己的看法以及对家庭的看法,当中产阶层成为全国消费文化的主流力量,相信以后他们也会成为政治生活和社会结构的主流力量。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我们有着借助互联网兴起的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消费者,他们一手推动了很多互联网相关的上市公司。但是这都不是一种积极主动的行为,这是时代浪潮下的跟随。

中国到底有多少中产者?2018年初,国家统计局曾给出明确数据:中国有3亿人口为中等收入群体,占世界的30%。近期,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又对这一数据进行了更新,他提到,按国家统计局的标准来看,目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大概有4亿人。月入2083元就是中等收入,这是按世界银行的标准,即2.5-20万元/年的最低标准提出的。另外,按照社会学家“收入中位线的3/4到2倍区间为中产者”的标准,也有近5亿人。

在广义的、模糊笼统的范围里,中国中产大致来说有3-5亿人。不要认为一线城市的中产才是中产,在互联网验证了下沉市场才是最有潜力的市场的当下,这个庞大群体的消费特征的持续研究,是中国GDP增长速度与质量的有效保障条件。

中产,消费先行。当热爱储蓄的人们(2010年储蓄率从高峰51.2%持续下降)慢慢变成热爱消费的人们,社会心理结构必然在重塑。这几年,消费的宏观指标(比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一有动静,人们就很紧张。大家面面相觑,但在彼此脸上也找不到答案。

长于焦虑:无解的教育,无可救药的焦虑和迷茫

一个再不为自己消费的人,也会为儿女消费。5060后父母省吃俭用,省下大几十万至大几百万不等的积蓄为8090后孩子买房买车付首付,自己每月只花费千把块;8090后父母也开始省吃俭用为孩子省下高昂的教育开支。

为儿女怎么消费?心甘情愿为他/她们的学习和发展付费。在这个领域,富裕阶层追求什么,中产踮起脚尖也会去追求,在这场追逐中,就像18年的长跑,累到五体投地。

不想承认自己只是个中产,现实又不能给一个明确的运气和答案。有人拼尽全力,有人毫不费力。我们发现,这个时候,所谓“中产”,不过就是“家境不错”,离富人家族是如此遥远。

中产心态似乎应该是这样的:身处中间阶层,意味着有尊严、可持续的生活形态,社会认同率高。社会大众都想成为中产,并且验证出幸福是可以奋斗出来的。

奋斗,持续增长,突破天花板,似乎这个时代每个人都要追求的目标。追求阶层跃迁是社会生活的意义。美好心态不常有,焦虑常在。

即便在同一个所谓典型的上海传统中产小区,有一次物业更换重新统计车位和车辆,发现,有个家庭居然名下有17辆车。一个小区内,中产都是分化的,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追赶目标。有房贷车贷的新上海人(新中产)与毫无压力的上海第二代中产,是住在同一小区的距离最遥远的人群。他们的孩子们,即便上着同一所学校,其他教育的投入是完全不一样的。不消说金钱的投入,时间的投入、耐心的投入,由于没有后顾之忧、心理负担之后的全部精神力量的全情投入,不可同日而语也。没有物质和精神负担的父母,对下一代来说真是福气。

巨富阶层不用比较,高科技行业的创始人对孩子的培养更是用尽心思,在教育技术领域就遥遥领先了。我们不谈网上那些爆款文的例子,什么4岁去沙漠徒步,5岁懂核聚变原理,6岁考钢琴十级……还是什么顺义妈妈和海淀妈妈,我们谈些新的:小学一年级就能读完哈利波特英文版全集的(天呐,怎么做到的,我都不行);我认识至少两个互联网领域的创始人,在孩子4岁的时候就请来黑客教编程,孩子也真是热爱,小学一年级就可以开发app。生活在当下,这一代孩子们向真理和知识的海洋无边无际地游去,真的不再是梦想。

在这个无边界无标准答案的育儿领域,焦虑永在。中产一定本质上是追赶者。追赶着最新最全的信息,追赶着富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教育方式。这个世界上,钱代表着最快最方便得到某种东西的灵符。90%的技能教育可以通过金钱去接近。信息那么发达,我们知道的好的榜样和案例越来越多。岁月静好,只是一种假象。像我从小老庄读的多,还能出世一点,但也时不时会被影响,觉得把孩子带到这世间来竞争,也没问他意见,容易有罪恶感。而且会明显感觉到自己没用,时时有无奈感和阴影在头顶盘旋。